全国服务热线:

180-5840-3385

奋战在甘南千吨黄金基地的甘肃地矿人

2018-05-22 13:24:00

甘肃省甘南地区东接西秦岭造山带西段,西连青藏高原东端,这里植被稀疏、高寒缺氧,一到隆冬季节,处处滴水成冰。

与严酷的自然条件形成强烈反差的是,甘肃地矿人将这里变成了热火朝天的找矿战场。为早日实现在此建立千吨黄金资源基地的目标,甘肃省地矿局第二勘查院实施的夏河县桑多喀金矿普查工作,在刚刚过去的这个寒冬一直在紧张有序地推进。

宝藏“面纱”待揭开

甘南地区自北向南分布着同仁—夏河—岷县、尕海—舟曲、玛曲—南坪三个以金为主的多金属成矿带,金的成矿地质条件良好,资源潜力巨大。

经过几十年不断开展矿产勘查和成矿综合地质研究,这里已成为甘、青、川“金三角”金资源富集区的主体部分,也是我国仅次于胶东半岛的金资源富集区。截至2015年底,累计发现金矿床120多处,提交金产地50多处,其中超大型矿床3处、大型矿床6处、中型矿床12处、小型矿床30余处,遍及全州七县一市;已累计探明金资源储量约665吨,预测潜在金资源量700吨,探明的金矿资源储量居全省第一,是甘南藏族自治州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优势。

钻杆

然而,由于西秦岭地处高海拔、陡切割的极寒山区,野外工作条件恶劣,每年的有效工作时间也极为有限。几十年来,绝大多数黄金成矿区带仍处于野外调查阶段。和胶东半岛相比,甘南金矿仍处于“犹抱琵琶半遮面”的状态。

要揭开甘南黄金宝藏的“面纱”,需要尽快将地质工作由调查评价转入勘查阶段。

绿色勘查求突破

长期在甘南藏区工作的第二勘查院工作人员赵工告诉记者,甘南于上世纪发现金矿后,涌入了大量民营资本进行黄金开发。小、散、乱的无序开发对环境造成的破坏,至今仍让生活于此的藏族同胞心有余悸,对地质勘查及矿业开发心存抵触情绪。

“为早日建成甘南千吨级黄金资源基地,国土资源部在西秦岭地区设立了两个国家级黄金资源整装勘查基地,甘肃省地质勘查基金2015年以来在此设立了20多个勘查项目,累计投入勘查资金近两亿元。”赵工说,但由于群众抵制,许多项目一直无法顺利开展工作。

2017年,第二勘查院新上任的院领导多次赴甘南藏族自治州和夏河县,用金矿开发拉动当地脱贫致富的美好愿景,用实施绿色勘查的坚定承诺,用“跑断腿、磨破嘴”的精神,终于换来了政府、群众的认可。

为积极响应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既要金山银山,又要绿水青山”的号召,承担项目的第二勘查院地质矿产勘查研究院制定了详细的绿色勘查规划:

将揭露矿体的传统做法——槽探工程,全部改为浅钻代替;钻机选择模块化设计的便携式钻机,既不修建道路还能减少基台的修建面积;进入矿区的道路不重新修建,利用牧民转场时牧区道路;钻探项目部驻地选择牧民放弃的夏季放牧驻地,且不再做平整作业;钻机基台平整挖出的表层植被集中堆放、覆土则统一装袋,钻探时用于堆砌钻机平台、钻探结束后再恢复原样;生活垃圾集中回收拉回县城,统一送垃圾回收站;变在钻机旁开挖泥浆池的传统做法为配置钢制泥浆槽、循环槽,营造出钻探现场泥浆不落地的新景观;根据地层情况,分别采用生物可降解等环保材料,避免对地下的污染……

“这台钻机用的是聚丙烯酰胺,就是加在自来水中用于沉淀泥沙的沉淀剂。”在ZK1002钻孔前,施工单位西藏岩御矿产勘查有限责任公司的项目经理东升指着循环槽中的水对记者说:“如果你不怕凉,这水可以直接喝。”

据悉,项目区除原有牧道外,任何一个以钻代槽点均没修建哪怕是一米的临时道路;创造性地将果园搬运机带进现场,用钢管架设“栈道”后铺上木板用于转运稍重的材料;切割陡的、海拔高的就架起钢丝绳,人拽着钢丝绳往上扛;钻机用油专门安排一名工人往上背,下来时再背岩芯;现场施工人员随身携带一个塑料袋,路上若遇到垃圾就随手捡起装走;钻机基台旁,配置统一的垃圾桶,若有溢出的泥浆或油污及时清理装起来,下班时带回驻地集中存放,统一外运……

绿色勘查的实施,换来了群众对矿产勘查的支持。通往县城道路要穿过牧民们设立的封闭式栅栏,记者采访路经此处时正好遇到一位牧民骑车经过栅栏。他看见汽车驶来,立即停下摩托车帮忙打开栅栏,等我们一行两辆车通过后,才关上栅栏骑车离开。

虽是举手之劳,但在零下14度的寒风中,这一小小举动却透露出地质工作与当地群众之间的和谐,也反映出群众对绿色勘查的高度认可,更温暖了地质人的心。

不计成本尽全力

为什么一定要在隆冬季节施工?第二勘查院地质矿产勘查研究院副院长俞胜解释:桑多喀本为2015年下达的项目,是院长多方沟通协调后才得以保留的。只有尽快完成这一阶段的任务,才能取得各方面的信任和支持,为下一步全面开展普查工作奠定基础。

“我参加工作十多年,还是头一次在三九天实施钻探施工。”项目负责人袁博的话,引起了项目部所有技术人员的回忆。竟然发现,这真的是省地矿局第二勘查院几十年来首个在三九天实施的钻探项目。

而坚持在隆冬季节还要按绿色勘查的要求来实施钻探工程,则意味着他们要面临较其他季节更多的难题以及承受极寒天气的考验。

冷到什么程度呢?郁二林说:“在山上打罗盘时手直发抖,矿区最低气温曾下降到零下26度。”杨东升又补充道:“那天,我们提钻取芯时发现,平时轻轻一敲就溜出钻杆的岩芯,竟然被冻在钻杆里面。无奈,只好用开水淋了半小时才完成取芯。”

进入冬季后,海拔3500~4000米的钻探现场最高气温也在零下十几度左右。为了查看岩芯、检查安全、确定孔位等,项目组的人每天要在高山上爬上爬下,上山一身汗,停下来被冷风一吹,往往上一轮感冒还没好,下一轮感冒就接着又来了。细算一下自开钻以来,项目组竟然没有一天没人感冒。

“我们现在施工人员共15人。”西藏岩御矿产勘查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黄章说。有的职工高烧39度仍在现场坚持了一周,直到总部派来顶替人员到位后才撤回。“要知道,我们这个项目部的人员全部是从海拔5200米的西藏安多工地直接到这儿的。在那样的高地施工时,也没有这么多人感冒。”黄章告诉记者。西藏岩御团队长期在海拔5000米以上施工,对高、难、险项目具备丰富的施工经验。可见夏河冬季施工绿色勘查项目是对人的意志、极寒下设备性能及团队后勤保障的极大挑战。

“ZK10402搬迁用了13天,但68米的进尺2天就完成了。”杨东升说,“钻探单位最怕的就是孔浅搬家频繁,那样钻探成本会成倍甚至成好几倍增加。”

在甘肃地矿人不畏三九严寒的奋战下,相信甘南千吨黄金基地定能早日现出真身。